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厄雷传第584章凶险的仙境

2020/01/26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厄雷传 第584章 凶险的仙境张杨亲眼看见,最早一批啃食了花茎中液体的惧蜂竟然像喝醉酒一般四处摇晃起來,如果仅是一只两只倒还好说,虽然

厄雷传 第584章 凶险的仙境

张杨亲眼看见,最早一批啃食了花茎中液体的惧蜂竟然像喝醉酒一般四处摇晃起來,如果仅是一只两只倒还好说,虽然被这些‘喝醉’后变得十分暴躁的同类撞了几下,一般惧蜂顶多只是飞到一边重新加入啃食的行列,

可是如果是两个‘醉鬼’撞在一起,可热闹了,它们会一瞬间厮咬在一起,不住四处乱撞的同时,在对方锋利的口器的撕咬下,仅仅一分漏左右,就会遍体鳞伤一头栽落,

眨眼间张杨和奥菲利亚顿时看傻了,疯狂起來的惧蜂不仅自相残杀,简直就是见什么攻击什么,张杨二人就看见一大群惧蜂在撞到这栋小房的墙壁和水晶玻璃上时,竟同样扑上來就啃,

那种口器摩擦外墙和水晶的声音,直让人听得头皮发麻,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这漫天落下的惧蜂不知道有多少,一通混战之后,在那片光秃秃的花茎空隙中,仅死去的惧蜂就厚厚的铺了一层,

然而这时候从地面中竟钻出了无数不足指头大小的黑色蠕虫,当它们一出现之后,惧蜂们顿时放弃了互相之间的战斗,瞬间向地面扑去,而等惧蜂吃掉两只黑色蠕虫之后,终于恢复了正常,不仅不再互相争斗,反而飞到一起在半空中盘旋起來……

很快黑色蠕虫便只剩下极少数,这时它们已经结成了一个个莹绿色的茧,不过十分漏左右,当那些茧破开的时候,从中钻出來的竟然是一种发着莹绿光芒的蛾子,

细细看去,凡是这些蛾子飞过的地方,惧蜂都不会靠近,不过好在这些蛾子看起來竟不能高飞,只在离地三米左右的半空成群盘旋、追逐,

“这种蛾子叫‘蛾’据记载它们只能活几个漏时,不过蛾散播的粉尘可是剧毒,凡是被这种绿色粉尘沾上的东西,最终都会化成那个样子,”

顺着奥菲利亚示意的方向,张杨向地面上看去,此时地面上无论是幻象菊残破的茎还是惧蜂的尸体,在接触到那片荧光绿色的粉尘之后,经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一滩脓水,

当窗外全部被莹绿色粉尘布满的时候,二人才心有余悸地慢慢后退着离开了窗口,

“奥菲利亚,我觉得咱们明天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的好,外面这些东西都太诡异了,我总觉得哪里会出问題,”

“这间房子足够安全了,刚才那么折腾都沒出问題,你是想得太多了莱特,我可是清楚记得先辈笔记中说,这间屋子里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啊,”

“希望如此吧,对了,你先辈说沒说想要离开这里进入下一个试炼房间,会有什么要求,”

“每次试炼中的开门要求据说都是不同的,当初那位先辈的任务是捕捉发狂的惧蜂,我想咱们也不会比这个难多少吧,”

看了看窗外迷茫的莹绿色毒雾,张杨只得轻轻摇了摇头,总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只是到底哪里有问題,张杨却还想不出來,

“好吧,只能先这样了,奥菲利亚你去睡吧,我來守夜,”

“在这屋子里应该沒什么事儿了,你也一起睡吧,”

说完这话,奥菲利亚突然觉得还想有些容易让人误会,因此她紧接着解释道:

“我的意思是,你也休息吧,不用守夜了,那个、并不是……我先休息了,”

急匆匆地扔下这句不清不楚的话,奥菲利亚一阵风似的跑到了床边,和衣便躺了上去,这时候张杨好像正要说什么,不过看奥菲利亚好像不准备再说话了,张杨也就坐在火堆前,看着越來越暗的篝火,心下嘀咕:

(哪里不对劲呢,总感觉好像遗漏了什么,哎,这火堆也是,怎么火头越來越弱了,柴禾还有不少呢……咦,,)

猛然间想起一件事,张杨一下子从地上跳起,看着周围门窗严丝合缝关得极严的房间,顿时发觉问題出在哪里了,

(想來奥菲利亚那位成功通过试炼的先辈实力应该是很强吧,弄不好还是一个人过去了,如果说在这么安全的屋子里还有什么危险的话……那么,或许就是窒息的威胁了吧,如果因为知道这间屋子足够安全而沉沉睡去,当空气不足的时候,只怕人就很难醒过來了,原來是这样,)

想到这点,张杨瞬间用水将火堆浇灭,不过这时奥菲利亚竟然已经沉沉睡去,无奈之下,张杨只得靠在窗边,小心地守起夜來……

事实上这房间里的空气果然如张杨料想那样极不充足,其总量只是勉强够一个人使用罢了,如今张杨和奥菲利亚二人在屋内,这就使得空气不太够用了,若非张杨见机得快早早将火堆熄灭,否则张杨真不知道该如何坚持到天亮……

感觉到屋外开始亮起來的时候,张杨才从那种呼吸似有似无的状态下醒过來,既然知道危险來自于何处,张杨自然有方法应对,

说來也奇怪,当五个漏时之后,屋外那莹绿色毒雾逐渐减弱变淡的时候,那些惧蜂竟然开始放起光來,在那光芒的照耀下,剩余的毒雾顿时如融雪般转眼消失干净,见到窗外重新恢复了清朗,张杨立马來到窗前准备开窗放些空气,

可是就在这时,他却被眼前那片重新出现的淡黄色花海惊呆了,

(昨晚明明看到这些全部消失了的,难道那都是幻觉吗,)

楞了一会的张杨还是决定先通下气再说,屋内此时的空气已经时分稀薄了,再不换气,别说奥菲利亚,张杨自己都很危险了,

随着张杨将那一扇窗子推开,外面根本看不出昨晚那种疯狂的痕迹,一切还显得好似仙境一般,

“真是个诡异的地方,要是稍微大意一点,恐怕就会一睡不醒了,”

然而当张杨打开了门窗后,嘀咕着想要叫醒奥菲利亚的时候,他费了好大得劲,又是喊叫又是摇晃的,弄了半天也不见她转醒,无奈之下张杨只得将奥菲利亚抱到了小屋外面,足足站在那里等了十分漏之后,奥菲利亚才嘤咛一声醒了过來,

“这里是什么地方……莱特……你抱着我做什么呢,”

刚转醒的奥菲利亚看起來还有些迷糊,胡乱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当张杨将她放下,她竟一个不稳又扑倒在了张杨的身上,

“头好晕……我这是怎么了,你不会是对我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听到这话,张杨差点一口血喷将出去,要不是他警觉,昨晚两人弄不好都交代了,哪有闲心去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张杨不明白奥菲利亚口中那奇怪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

又过了好一会奥菲利亚才彻底清醒过來,直到这时当张杨把之前的危险一说,她才明白自己已经在死亡线上走了一圈,

“真是出乎意料防不胜防啊……我真该听你的早些离开这里就好了,谢谢你了莱特,”

“不用这么客气,再说你当时若不休息下,恐怕也无法应对接下來的试炼吧,毕竟短时间内连续被抽取六次鲜血,换成谁都会受不了吧,再加上那顿吐还有之后的超负荷,会疲惫也是正常,”

听张杨这么一说,奥菲利亚顿时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困成那样了,正常情况下就算她再娇贵,好歹也是个四阶白银高级的战士,哪可能这么容易就被累倒呢,

……

吃过饭之后二人沿着花海中的小路很简单就在外圈某处看到了那扇纯黑色的魔法门,等到奥菲利亚忍痛将手再次按上去的时候,看到这开门要求的奥菲利亚顿时不顾形象爆了句粗口,

“这是什么该死的要求,,明明就是让咱们送死的吧,,”

张杨认真看了半天却还是沒看懂那些繁复的奥兰多古语,暗自下决心有时间一定要把这些语言什么的都再学一下之后,张杨只得开口问向奥菲利亚:

“这次是什么要求,怎么把你气成这样,”

“是蛾啊,这破门竟然需要蛾才会打开,你也看到那些毒粉毒雾的威力了,咱们又沒有可以防毒的铠甲装备,这怎么可能办到嘛,”

张杨也沒想到这次开门的条件竟然是那蛾,如果是发疯的惧蜂还好说,这蛾的毒粉却是个大问題,仔细想了一下之后,张杨忽然察觉到一种可能,只见他皱着眉头仔细推算了两次之后,回身对情绪低落的奥菲利亚说道:

“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不过呢,就是比较冒险了,”

“嗯~,什么办法,说说看吧,总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啊,”

“其实说來也简单,就是打一个时间差了,我在想其实我们是不是把问題想得有点复杂了呢,咱们其实只要等到黑色蠕虫刚刚孵化成蛾的时候冲出去,趁着它们沒有把毒粉彻底铺撒开之前冲到魔法门那里,我想成功的可能应该很大吧,”

“也对啊,只不过这之间留给我们的时间很少吧,毕竟之前那些惧蜂可是在发疯呢,我们只能躲在屋子里等到惧蜂吃饱离开才能出去,”

“沒错,不过我还在想,你说这里有水存在,经过昨晚的事情后我是不打算喝了,但是这水应该有什么作用吧,莫非……”

太原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
西宁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青海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盐城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天津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