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尘埃漂浮

2019/07/14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总是喜欢你,躺在我的胸口。——题北方寒冷的冬天夜晚,有哗啦啦的雪花一片一片轻盈的覆盖满黑色空旷的大地。街边挺

总是喜欢你,躺在我的胸口。

——题

北方寒冷的冬天夜晚,有哗啦啦的雪花一片一片轻盈的覆盖满黑色空旷的大地。街边挺拔的梧桐完完全全的掉光了叶子。寂寞的枝桠暴露伸展在空气中,秃秃的支着天空边缘铅灰色的云层。

已经接近新年了。风中弥漫着隆重而且热闹的气息。

我沿着空荡荡的马路行走。如同蝴蝶翩跹的雪花一边在地面玻璃般破裂一边结满我的头发。我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走路,心里面有温暖的水流滑落。街角是一家新开的酒吧。BLUE。房间是潮湿的,挂着天蓝色的窗帘,一圈一圈旋转的花纹。

走进房间,听见滚烫热烈的音乐。缓慢华丽的流淌。一寸一寸的击碎心里面柔软的东西。舞台中央是披着潮湿头发的人群,凌乱而且倔强的舞蹈,如同漂浮在水面的鸭子。我看见他们脸上的表情,悬挂着大片的阴影,象飞鸟在头顶飞过遮下的暗层。吉他手是一个轮廓分明的男子,靠在小小的角落里舞动手指。银白色干燥蜷曲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眼睛。面容冰冷,没有任何光泽。

大杯的芝华士酒精。喝下去是温暖的,可是会渐渐变得寒冷。我喜欢这种感觉,轻微的灼热。身边没有人搭讪,或许我的面容太庸俗,或许我的表情太寒冷。俯下脸看见水面上突然放大的瞳孔,开始微笑,仿佛看见大朵盛放的蓝色鸢尾。贪婪的吮吸酒精,一直到喉咙疼痛。胃部痉挛。

瞳仁里塞满了涩涩的忧伤。然后眼泪从眼窝深处蔓延出来,支离破碎。脸上留下深黑色的暗影。我抬起头让泪水倒流下来,然后跌跌撞撞的走到外面。雪下的更大了,大块大块的砸在肩膀上,变得坚硬。头发也开始结冰。我走在街上,看见头顶疯狂打着转跌落的雪花。胸膛上柔软的地方开始微微的疼痛,像细小的针刺在上面。

当我以为你从我的世界完全消失的时候。我还是看见浮现在天空边缘的你的笑脸。漂亮的眼睛上有湿润的液体荡漾开来。是我怀念的。我想起你躺在我的胸口安静睡熟的画面,长长的眼睫毛如同稚嫩的幼童。想起深夜拥抱在一起的身体,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美好而且优雅的星光轻轻的覆盖在眉毛和头发上。而现在当我一个人在凌晨寂寞吸烟的时候,星光一直是破碎的,如同飞鸟身上掉落的羽毛。看到它们一片片在地面上舞蹈,心里面的绝望群山般分崩离析。

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会紧紧抱住你肩膀。给你温暖。

走进房间的时候,站在门口,听见楼梯中消失的自己的足音。

不想开门。身体贴着墙壁缓慢的滑落下来,如同突然融化的冰块。然后坐在冷石灰上接连的吸烟,我喜欢浓烈的烟雾升腾到头顶的感觉,像盘旋仓皇的雁群,尖锐的鸣叫,却没有任何声音。

如果思念能够让人疼痛的话。我想我已经没有了知觉。

房间里的窗帘一直是悬挂着的。无边无际的纯白色。白天有微弱的阳光浅浅的渗透下来,仿佛站在深海中仰面。夜晚的时候让房间变得明亮,光线密集的编织满所有角落。以及角落里那束枯萎的马蹄莲。你走后,我再也没有给它浇过水,因为不想看见它挺拔笔直的样子。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就是大朵的马蹄莲,需要我给你一点点的水分和微弱的阳光。当时我看见怀里你仰着的脸,重重的点了点头。

然而你走的时候又说。我给你的水分太多了。已经没办法继续生长了。我站在大雨中看你离开的背影,又柔弱又寂寞。正如你所说,你是漂浮在半空的尘埃。随风摇曳,在冬天或者安静的地方安眠。不会停留。

偶尔在空旷的窗子缝隙中望见你缓步向我走来,就像次遇到那样。微微羞红着脸,用手指遮住唇和牙齿。松散的头发大把大把的碎裂开来,如同猎猎的黑色旗帜。我记得你眼睛里的清澈,干净,如同覆盖着优雅安静的日光。

如果时间静止在那一刻。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光阴去交换。

整天昏昏沉沉的睡眠。凌晨光着脚踝吃安眠药然后在冰冷的地板上舞蹈,心里是和平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有时象寂寞的野生植物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指间有燃烧的黑鬼香烟。腾腾热烈的香味渐次的弥漫。

死在荒凉背景里的尸体。冗长尖锐的大风席卷过去的时候,会突然的苏醒。

然后仰面呼吸。

要是患有附睾炎能吃鸡蛋吗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