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强者 百零八章 据说你死了

2019/10/15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强者 百零八章 据说你死了在一处静室之外,有一年轻男子伫立许久,终于等到门开。“老师,我从昨晚开始就心绪不宁,仿佛有莫名悲

强者 百零八章 据说你死了

在一处静室之外,有一年轻男子伫立许久,终于等到门开。

“老师,我从昨晚开始就心绪不宁,仿佛有莫名悲怆之意。不知道……”

他话还没有说完,里面的人便打断了。

“确实是有事发生,你的状况不太好。”

“老师,您说的状况是指什么?”年轻男子稍微有点纳闷

,他自问刚才在这里伫立等候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心绪紊乱,努力让自己做到心如止水。

“跟你相关,出现了莫大的变数。我有心推演,却也不能窥其全貌。只能依稀发现,有异人横空出世,平白硬夺了一份本该属于你的气运。”

“有人夺我气运?”年轻男子再无法心如止水,忍不住吃惊。

“不仅仅如此,你的心绪不宁,你的悲怆之意……或许家中已有变故。”

“老师!我能回家看一趟么?或者……我只是和家里联络一下,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他说着躬身行礼。

里面之人却是叹息了一声:“既已定,不可违。家有变故,你得知又有何用?便是你回去也没有用,只能影响你的心性和修炼。”

“那、那我……”

“克服!”

他没有说出来的话,老师已经明白,不了解情况,他肯定无法安心的修炼。

“是!”虽然心情无法平息,但他还是果断的答应了老师。

“夺了便也夺了。依我推演,虽有你的一份气运,但对你不算大气运。对方更不是针对你,或许对其也不算什么。”

年轻男子微微吃惊,要这样算起来,这个未知的敌人,比专门针对他的更加厉害和可怕!

“断开尘缘,莫被俗扰!”

那老师断喝了一声,直接震颤到了年轻男子的心神。

“去吧!等你修炼到还虚境,便可去了俗缘!”

“是,老师!”

……

此刻的沈浪,正从凤凰谷沿山路出来。虽然是白天,但荒山野岭的也没有什么人,他可以大胆的运用着“幻影流星步”,随着修为实力的提升,步法运用起来,速度也是明显的提升了。

等到了公路上,不方便再施展“幻影流星步”,他便边走便等车。

在这里不可能有出租车,想要用软件叫车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看有没有路过的车。

直到这会儿,他才有空把开机。

为了不被打扰,他昨晚上过来就把关机了,而看时间是提前准备的一个手表,那样更方便。

开机连上信号之后,很快就收到多条短信息。看了一下,都是岳镇南和落雨荻发来的。内容都大同小异,问他为什么不开,让他看到信息马上回。

沈浪没有太在意,落雨荻应该是不知道他请假了,看他突然不上课,又打不通,所以发信息给他。而岳镇南,则是知道他要来凤凰谷的事,大概想要问他结果如何,却联络不上他。

想了一下,他没有回落雨荻的信息。她当时不知道,只要跟王老师说一下,就知道了。回去来得及的话,请她吃晚饭好了。

岳镇南知道他要来蛮王墓,要从五家虎口夺食,即便是想要知道结果,也是关心他的安危,所以还是先回他一个。

结果他打过去的时候,岳镇南却又没有接听!

这时候沈浪看到有一辆摩托车路过,便拦了下来,愿意出钱让对方带一程,到能打车的地方就可以了。

虽然不是职业拉客的摩的,不过在顺路的情况下,对方要了二十块,便搭载了他。

等到了附近的镇上,沈浪正准备用软件看一下能不能叫到车的时候,岳镇南的回过来了。

“请问你是谁?怎么会在你手里?”

听到岳镇南冷冷的话,沈浪有点莫名其妙:“废话!我的不在我手里,还在你手里啊!”

“你、你……你是谁冒充沈浪的声音?”岳镇南似乎吃了一惊。

“就是你浪哥我!”沈浪没好气的说:“你都听出来,还说什么冒充我的声音,不需要我帮忙了,就敢耍我啊?”

他这已经是有点开玩笑了,因为今天心情很好,平时是没有这样跟岳镇南说话的。

“你……”岳镇南停顿了一下:“你别吓我,现在是还是白天,还没有天黑呢。”

“你这孩子烧糊涂了吧?”沈浪皱了皱眉头:“还是说你身边不方便讲话?如果是,你随便答应一声,我就先挂了。”

这一点沈浪还是理解的,毕竟岳镇南是岳家的二公子,虽然出于力量的惧怕和崇拜,对他恭敬有加,但平时生活中还是有他的身份、他的事情要做,有时候不方便说话也正常,虽然有点怪怪的。

“你……真的是浪哥?”岳镇南又怀疑的低声问了一句。

“废话!”

“那个……你不是据说已经死在……困在蛮王墓出不来了吗?”虽然吞吐改口了一下,但岳镇南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沈浪哭笑不得,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他马上明白了,大玄门、叶家他们五个家族门派,凌晨就撤退回去了。今天白天还没有变化,更是全面撤退。

这是六十年一次的大事,虽然外界没有人知道和传扬,但作为当年一分子的岳家,自然非常的关心。时间打听到昨晚发生了什么,也很正常。

按照昨晚上叶龙等人看到的局面,也就是沈浪想要让他们看到的局面,那是六个人进去之后,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被提前关闭的蛮王墓封闭出不来了。

如果只是困着,没有别的意外,运气好的话,再活几天没有问题。但因为开启的时间不长,里面空气都没有流通完,带着的氧气瓶也支持不了几个小时了。

六个人呼吸更加消耗氧气,未必能支撑个一天半天。从这样的角度,说他们已经死了。也是说得过去的,不算诅咒。

“你死了我都不死!老子当然是重新出来了!”沈浪不详说那么多,简单说了一下结果。

“你、你……浪哥你是说你平安无事的从封闭的蛮王墓出来了?那实在太好了!”岳镇南惊喜的叫了起来。

“戏演过了。”沈浪冷笑了一声,话虽如此,真有人因为他活着而惊喜,他也是感觉很温暖。

从这一刻,把岳镇南当成了朋友看待,而不是生意对象。

台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长治治疗妇科费用

临沧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台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长治治疗妇科医院

中医能治脑梗吗
脑梗塞怎么治疗
血塞通治疗脑梗塞
小脑梗塞后遗症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