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暗害华为中兴思科或难挽救衰退命运

2019/04/25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就在华为中兴被美国众议院强加“安全威逼”待遇的同时,背后推手思科的不耻行动也随之浮出了水面。近日,来自非营利机构Opensecrets的

就在华为中兴被美国众议院强加“安全威逼”待遇的同时,背后推手思科的不耻行动也随之浮出了水面。

近日,来自非营利机构Opensecrets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启动对华为、中兴调查的2011年,思科的游说支出创下记录,到达280万美元。

“我相信思科一定有游说国会的能力。”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其新浪微博上称。

与李观点略同的则是来自接近思科的内部人士的报料。一名熟习思科销售战略的匿名人士向《华盛顿邮报》透露,2011年9月思科曾在业界广泛散发7页名为“华为和国家安全”的文件,文中称,“对华为的恐惧正在全球散布,华为难以脱离其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政府的关系,虽然其公然否认”。鼓动美企不要和华为合作。

这位人士说法出自于美国众议院强加华为中兴所谓的“安全威胁”后的第三天——10月11日的《华盛顿邮报》,一篇题为“华为的美国竞争对手参与推动对其审查”的报道。

“美国对华为的怀疑意味着思科和其他公司的机遇”,《华盛顿邮报》称,国会上3个国会办公室的高级工作人员都证实,大量美国高科技公司曾向国会游说,用思科公司文件一样的措辞,要求加强对华为的审查。令人吃惊的是,在美国会中就有73位议员在思科团体中具有投资。

事后,虽然思科在公开声明中称,其仅根据情报委员会的要求,提供了有关2003年和2004年思科与华为知识产权诉讼案的公开信息。但这仍旧难已掩盖思科不耻行动的动机。

今年4月,当思科全球CEO钱伯斯被媒体问到担心哪一家企业时,钱伯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这个问题很简单,25年前我们就知道,我们的竞争对手会来自中国,现在来看,就是华为。”

全球知名行业媒体CNET将“安全威逼”事件比喻为思科与华为、中兴的障碍赛,并评论表示:“思科有可能成为调查背后的受益者,在过去长达10年的交兵中,思科常常在背后给华为抹黑。”

事实上,华为中兴“中招”遭受美国国会狙击,是思科等10多年来系统游说的结果,也是此前思科起诉华为侵犯知识产权诉讼未果后的延续。

2003年1月,思科向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提交了一份长达77页的起诉状,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华为路由器和交换机命令行接口等软件侵犯了少5项思科专利。

此时距离华为进入美国市场尚不足两年,但仍让居于美国市场霸主地位的思科开始警惕。

终究,华为与思科在2004年7月底达成终究和解协议——华为没有侵犯思科的知识产权,但同意修改其命令行界面、用户手册、帮助界面和部分源代码,以消除思科的疑虑。

而法庭签发的终止诉讼法令,意味着思科今后不得再就此案提起诉讼或以相同事由提起诉讼。尔后,思科的“战略”开始转变——游说国会。

据Opensecrets(数据来自于美国参议院公共文献办公室)统计,从1998年至今思科合计达1572.5万美元的游说支出中,有三个波峰,分别是2004年的138万美元、2007年的164万美元和2011年的280万美元。

2004年恰是思科与华为知识产权诉讼白热化的一年,2011年则正值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对华为、中兴启动调查。

公然报道显示,以2011年为例,思科除本身投入280万美元之外,还雇佣了Alpine Group、Capitol Counsel、Capitol Solutions、Ernst Young、Franklin Square Group、Ryan。Mackinnon et al等6家机构,所支付的游说支出从2万-24万美元不等;2011年,受雇于思科的专业游说人员合计到达27人,游说对象包括美国参议院、众议院、联邦电讯委员会(FCC)、商务部、美国电信与信息管理局(NTIA)等。

不过,令思科遗憾的是,10多年下来在思科诉讼与游说国会等手段攻击下,华为却愈战愈勇,思科的地位也开始被其撼动了。

回顾这10多年的纠葛,思科仿佛只活在曾光辉的阴影下。2000年3月27日,思科总市值到达5550亿美元,一度超过微软[微博]成为美国市场价值的公司。

但是,好景并不长,2010年思科收入432.18亿美元,10年间只增长了1倍,而2011年底,思科的市值已跌破1000亿美元,不到高峰期的1/5左右。

一样的10多年,华为则是另外一番景象。2000年,任正非写下《华为的冬季》的时候,华为的销售收入不过220亿元人民币,海外销售额只有可怜的1亿美元。

到了2010年,华为的销售收入增长了7倍,高达1852亿元人民币(280.6亿美元)。共拥有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11万名员工,10年增长10倍以上。专利方面,华为每一年不少于销售收入10%的研发投入,用于预研、标准及专利工作,2006年华为提交PCT(专利合作条约)国际专利申请575件,超过思科2.4倍。

使人意想不到的是,10年间,华为员工数已经超越思科,而依照增长率以及利润计算,双方实际的市场价值目前也应该是旗鼓相当。所以,未来的3年到5年将成为华为和思科谁是全球市场的之争的关键时刻,思科选在这个时候挑起阻击战,可见其“司马昭之心”。

思科究竟为什么不惜一切手段死守美国市场?以下这则数据便可以说明一切。

截至到2012年7月底的2012年财年,思科年收入460.6亿美元,毛利287.1亿美元(毛利率62.33%),纯利80.4亿美元(利润率17.46%),而同期华为利润率为9.1%。美国市场收入占思科总收入比例高达60%,美国市场成为思科保持高利润生存的核心支柱。

“一旦失守美国市场的垄断性地位,将对思科一向的高额利润产生冲击,造成利润大幅下滑,必将面临灾难性的后果。”一名中兴团体内部人士分析说。

由于,在美国国会报告所触及的基础设施装备市场上,原来的朗讯、摩托罗拉相关份额已前后被并购或收购,“思科虽其交换机、路由器仍在美国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但华为极具性价比的产品令其倍感压力。”上述内部人士介绍说,部份华为产品的性能与思科相当,价格却低20%~50%。

早在2009年以后,华为加速向企业市场拓展;2011年,华为肯定运营商、企业、消费者3大业务板块,从电信市场进一步向企业级、消费者市场拓展。这让华为与思科,再次走到新的竞争节点。

事实上,思科在其截至今年7月28日的2012年年报中明确指出:“我们已体验到了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竞争者以价格为中心的竞争,我们预计这类竞争将继续下去。”对这种竞争的继续思科已没有了正面应战的勇气,而是操起了背后“暗害”的小伎量。

就在今年3月华为被制止参与澳大利亚NBN项目投标时,思科CEO钱伯斯就在拒绝就华为安全问题作评论的同时,给出了一个相对不太直接的说法,“华为有信任问题”,并认为澳大利亚制止华为参加该项目“有意思”。

“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与此次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调查报告的论调十分相似。”上述人士说。

明显,这些所谓的“安全威胁”的国际化是思科乐意看到的,但它并不能挽救思科衰退的命运,由于面对华为这个“凶悍”的竞争对手,思科已经没有了抵挡之力,这样的伎量顶多也是只缓慢了华为“进攻”的步伐而已。

儿童地图舌的原因
子宫内膜炎产生的原因
快速治疗肥胖症偏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