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人莫予毒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人莫予毒    我走在一条野路上,事实上已经是傍晚了,所以整条路显得格外的人迹罕至。令人讨厌的毫无生气的夕阳也快要下山了,而我必须在入夜之前

人莫予毒    我走在一条野路上,事实上已经是傍晚了,所以整条路显得格外的人迹罕至。令人讨厌的毫无生气的夕阳也快要下山了,而我必须在入夜之前找到我今晚的住处。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是至少我知道我要去的地方在哪里,三和。对,我的目的地就在那里,很奇怪我为什么这样的清晰,虽然我并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我想,那肯定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否则,我不会这样匆忙的赶路。    我已经持续这样走了十二个小时,自大早上六点钟起床我莫名其妙的开始向那个叫做三和的地方奔走我就没有停止过,这感觉像是一个噩梦在催促我。我甚至没有时间停下来吃喝,路途上我只喝了一瓶矿泉水,那是中午的时候。买水的时候那个卖水的售货员死瞪着我,我说给我来瓶矿泉水,他没有任何反应,我再叫了一遍,他仍然只是瞪着我。我只得自己从柜台上拿,见他没有反应,我放下钱马上往前跑。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呢,要么他疯了,要么我疯了,可是我没有,因为没有人告诉我。我只喝了一瓶水,可是我不饿。    期间我看到很多的乞丐,他们衣衫褴褛,向我乞讨。可是我翻遍全身的口袋没有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我当时明白了我为什么不饿的原因,因为我没钱,买不起什么食物,更因为我不敢。我只能无奈的赔着笑脸对那些乞丐们表示抱歉,显然他们很失望,但是无可奈何,各自锤了我几拳便愤怒的离开了。可是他们的拳头软绵绵的,一点也不愧他们的职业,换了是我一准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有个和善的老头对我说,年轻人,天快黑了,快点赶路吧,否则到不了了。好像他知道我要去哪里,可是我没有问他,我揪住他的衣领说,死老头,给我让开,别挡老子的路。我也假装愤怒的走开了。    我不知道我这样走下去会不会到我想去的地方,路是否正确我也不知道,我没有地图,想起来真应该问问那可恶的老头。我已经说过,从早上起来我要去三和这个计划开始实施后我就一直在不停的走着,没有想过怎么走,要走多久,到底去干什么。可是谁知道呢,或许半路上我又想起来也说不定呢。现在重要的是在累之前找个地方住下来,虽然我知道我不会累。    很久我都没有看到任何有人烟的村子了,这年头人都跑哪里去了,我怀疑他们都知道我是个混蛋而且没有地方住,都躲起来不顾我的死活。我很沮丧,人们居然都不愿意见到我。在我的视线之内,我显得尤其可笑,我像是沙漠里一颗孤零零的小草。我决定继续往前走,更快的赶路。    在太阳落山的一刻,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村子,我说不远是因为我估计我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到达那里。又有人了,这感觉真好。这说明他们的确是躲起来了,我不得不去寻找。    总之,这样想着,我想我已经不用愁住的问题了,难道我已经快要找到他们了,他们还会弃我不顾吗?我在找他们,他们还会不理睬我吗?我有点兴奋,开始吹起口哨了,但是脚步越来越快了。不管了,反正一个小时之内我又能看见人了。一个小时有多远呢,但是我能到那里。    先前看的非常清晰的的那些树杈现在变成恐怖的触角了,他们像是黑夜的爪子。我走的更加快了,我仰头看了下天,已经完全黑了。真奇怪,我感觉这是不是真的,像是某种东西,但是我说不出来,不管怎样,我要看见人了,因为我开始感到恐惧了。    如预计(一个小时多久?)的一样,我到了那个村庄。人们盛情的款待我,好酒好肉的,可是我不需要,我只要一个暖和的床铺,然后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有精神继续赶路。我说了不用,他们这下却不干了。我不要酒肉,他们主动送到嘴边;我需要一个床铺,他们却不给。这年头人们怎么都这么讨厌呢?我只得依着他们,乖乖的把酒和肉吃完了。我再次跟他们提出我的要求,这下他们集体答应了。    我被安置在一间小屋子里,除了一张床铺之外我没有在意其他。我觉得这时候我需要的只是这张有点暖和的床铺,这就够了。其他的我都不需要。可是我却睡不着了,我想来想去觉得应该弄明白自己要去哪里,对,那个地方是三和,可是他在哪里呢?到了三和我去干什么呢,我不知道。可笑的是,我居然忘记了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但是没事,我安慰自己说,我只要记得自己要去哪里就可以了。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啊。    打定主意了,我觉得我之依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三和是不可能的了,我得向别人帮忙。只要我问别人了,他们不就会告诉我吗?这下我感觉自己能够睡着了,一切都想清楚了,虽然还不够清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没有跟别人说我就自己离开了。况且,也没有人来叫醒我。我又要上路了。这样想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真的,像是很久很久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走到下一个村庄的时候,我就能知道自己要找的地方在哪里了。于是我像往常一样,继续走着还没有走完的路。和昨天不同的是,我遇到了很多的人,他们都很闲适的看着我,好像都想知道我要去哪里一样。可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我没有开口和他们说话,等我知道了我就会告诉你们的,我想。    我一直闭口不说话,我觉得我到了三和我就可以说了。你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你怎么能说话呢。可是终我烦了,我想这也许跟我不是一个耐心的人有关吧。我问一个白胡子的老头:    “老头,你知道三和在哪里吗?”    那个白胡子老头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人,他厌烦的对我说:    “你们这些无所事事的人怎么都在找三和?你们自己都不知道,我一个老头子怎么会知道呢?”    他说你们,这或许意味着,我们都在找三和这个地方。可是我们是谁呢?这个傻老头,他是疯了吧,我是聪明的,我从来不怀疑,谁能和我一样聪明呢。也许我是真的该认真想想我到底要去哪里了,这倒是个头疼的问题,我先该想想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地方。可是我实在想不起来了。或许从来没有想过。    正当我在路上徘徊着是不是该继续这段路程的时候,我听到有个愤怒的声音,他妈的三和就是个乱葬岗。我顿时蒙住了,但是马上我缓过神来,我还是回去吧。    但是转身的时候,我忘记了自己从哪里来的。 共 23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精索经脉曲张怎么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