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风雨飘摇无根草

2019/07/13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近日趁自己闲在家里,接老父亲来同住,弥补常年奔波在外的感情缺失,聊尽孝意。与父亲生活在一起,思绪常飘回到那些已逝的岁月里。母亲走了,屋空

近日趁自己闲在家里,接老父亲来同住,弥补常年奔波在外的感情缺失,聊尽孝意。与父亲生活在一起,思绪常飘回到那些已逝的岁月里。

母亲走了,屋空了,偌大的庭院更寥落了。忍悲含戚的父亲愈加沉默,一夜之间长出了四十多岁的人不应有的满头白发。

母亲病卧四年,我守在床前,尽心侍奉。后来两年,虽已嫁为人妇,为照顾母亲,也一直住在娘家,与夫君聚少离多。父亲为了给母亲治病,积蓄花光,债台高筑。我与母亲相伴,看她被病痛折磨,也终日忧心如焚。风雨飘摇中的家庭总是被愁云惨雾笼罩。

母亲刚走那几日,心虽伤悲,却另外有种活着的和逝去的都解脱了的感觉。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沉陷在深深的哀思里。

父亲为生活忙碌,我去看他,常不在家。走到大门前,触痛我心的是门上一把大铁锁。我几乎到了不敢看它的地步,看见它,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伯母和婶婶时常会在那时出现,怜我丧母,热心迎我。我怕她们看到我流泪,想仓惶逃离,却又不能。避之不及,又因实难自抑,终致失控,泪如泉涌。此情此景,不堪追忆。忆及此,泪水早已顺颊而下。

那时,多么希望母亲就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权作一把门锁。只要我来时门是开着的,进门能看见她,就已足够。

走进院子,如一只无枝可依的鸟。走出门外,如一株无根的草。被风吹雨打过,恍恍惚惚,飘飘摇摇。无所依,无所靠。游荡在哀思的海里,难以泅渡。

初时,住在母亲家,怕月黑风高夜。仿佛飒飒冷风里裹挟着无数神秘幽灵,夜的黑逼我进入凄凉孤寂的屋里。失了依傍,失了温暖,被寂寞和恐惧攫掠,缩在屋角一隅。

后来,难挨无眠冷月夜。隔着窗,心被牵拉出去,思念疯长。走进冷月凄凉的光里,静待思念能感动隐身于大化中的那缕魂魄,现身来见。可一切皆是乌有。唯有梦不负我,偶尔可在梦中见到母亲面容,尚能稍微慰藉。

这样哀伤的日子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随着岁月理疗,生活打磨,飘摇在凄风苦雨中的无根草渐渐生出自己的根系,吸附于土壤,终于长成了一株虽不健硕,但却可以让自己的小鸟栖息庇荫的大树。

男的前列腺炎的症状是什么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贴近你温暖我

下一页:滇东南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