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疫情后我们将进入摇晃的全球化时代

2020/11/20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疫情后,我们将进入“摇晃的全球化时代”■观察家对于可能到来的摇晃的全球化时代,中国显然有必要在维护和再建设上发挥更突出的作用。新冠疫情全

疫情后,我们将进入“摇晃的全球化时代” ■观察家对于可能到来的摇晃的全球化时代,中国显然有必要在维护和再建设上发挥更突出的作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打乱了全球化进程的节奏。在大部分国际贸易踩了刹车的同时,各种孤岛主义式言论却在相互撞车。人们担心,疫情过后,全球化进程还能不能继续。而现实给出的答案是,不利和有利情况各占一半。第一个不利因素,是自由贸易规则遭遇解构,且其此前就已遭强力挑战。最有代表性的例证之一,是美国阻挠导致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停摆。最新例证则是特朗普宣布暂停资助世卫组织。但国际社会明显对此缺乏制衡。不利的第二个因素,是缺乏成功的一体化样本。一体化程度最高的欧盟,在共同抗疫上明显缺乏领导者,意大利甚至正是应欧盟要求削减赤字,在疫情暴发前关闭了数百家医院。欧盟显然没有解决让渡财政权与国家治理权之间的天然矛盾,且目前没有答案。当然,也有有利于维持全球化进程的因素。即使疫情这样的全球性公共危机,也没有动摇其根基。首先是自关贸总协定以来业已形成的经济分工体系仍较健全。尽管疫情期间产业转移频率有所加快,但主要经济体在分工体系中的位置、权重无明显变化。产品线转移容易,但产业替代相当困难,这意味着大家只能继续走协作道路。另一个有利因素是,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是有可能修复的。美国多次延长华为供应商的临时出口许可,批准向中国出口民用航空发动机就属此例。这表明,即使单边主义或冷战声音甚嚣尘上,但面对本国产业的困境,有时也不得不打开供应链。而且,全球化进程已造就了资本全球流动的态势。资本的逐利性客观上对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也能起到保护作用,这特别表现在金融市场中。全球化面临的这些情况,或许意味着在疫情结束后,我们将进入一个摇晃中的全球化时代。此外,影响全球化趋势的变数还在于,南半球是否会进入疫情高峰期,导致经济危机,而抗疫不利的国家又是否会将矛盾向外转移,挑起地缘危机。无论变量是否出现,对于可能到来的摇晃的全球化时代,中国显然有必要在维护和再建设上发挥更突出的作用。在经济上,中国有足够的底牌,需强化的是对外发声的能量,以传递真实信息,传播多边主义。在现有网络机制下,鼓励驻在国机构和个人发声是必要的。同时也要认清,全球化协作本质上是利益合作,无须将其过度道义化——既然是利益合作,难免磕碰;要减少外部磕碰对中国经济的制约,说到底,要拓展内需,完善国内大市场和协作体系。自身强健,是全球化进程的最大助力。□徐立凡(专栏作家)新闻推荐国开行发行首期脱贫攻坚专题债券据新华社北京月14日电国家开发银行14日发行年期110亿元脱贫攻坚专题债券,所募资金将主要用于国开行向深度贫困地区发放重...焦作治疗白癜风
焦作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焦作有专业白癜风医院吗
焦作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