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亿对商业建筑能耗应进行适度控制

2019/08/15 来源:商洛信息港

导读

在不久前召开的第十届中外绿色人居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江亿公开呼吁,今后应严格控制商业建筑尤其是超豪华、超高层地标性建

  在不久前召开的第十届中外绿色人居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江亿公开呼吁,今后应严格控制商业建筑尤其是超豪华、超高层地标性建筑的开发建设规模。如果不对目前商业建筑的能耗进行适度控制,未来伴随城镇化的推进,中国的能源使用 将会出现大问题 。

  据江亿介绍,目前中国人均建筑运行能耗是美国的1/7,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1/4,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能耗水平相对较低。但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增长,中国内地商业建筑的规模、标准、档次越来越高,超高层建筑层出不穷,已经有一大批商用建筑,其用能水平已接近甚至超过香港地区和美国的能耗标准。

  因此,一个严肃的问题摆在前面:如果向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标准看齐,则未来中国建筑能耗至少还要再翻两番。这显然是一个令人担忧的局面。目前,全世界化石能源消耗总量已经逼近上限,今后将逐年下降。江亿说,如果全球允许使用的化石能源的1/ 用来运行建筑的话,按照人口估算,未来2020年到2025年,我国建筑总的化石能源消耗应该控制在11亿吨标准煤上。一旦建筑能耗的上限被突破,中国能源的使用就会出大问题。

  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求,要严格控制能源消耗总量。在江亿看来,要做好建筑能耗的总量控制,关键是合理控制商业建筑的开发规模。而未来十年,中国城镇化过程中到底会制造多大的建筑规模,迄今还鲜有确切估算。学界有600亿、800亿甚至1000亿平方米几种不同版本的揣测数据。

  实际上,目前在中国的许多城市,已出现商业建筑开发过剩的苗头。上海市银监局不久前曾对商业地产信贷发出风险预警。常被业界诟病的商业地产过剩城市,如沈阳,一条大街上布局规划了40余个购物中心。商业建筑的大量空置,反复拷问一些城市政府:是否真的需要建设那么多地标工程?

  在江亿看来,未来中国要实现建筑能耗的总量控制,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通过运用太阳能和各种可再生能源等高技术,实现既有建筑的改造,实现零能耗运行;另一条路,则是秉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追求高、大、洋,严控能耗较高的地标性项目数量。实践还证明,分散供热(冷)比集中供热(冷)更利于实现建筑的能耗控制,这也对现行相关政策的调整提出要求。

  近年来,各地普遍掀起对超高层建筑的 生殖崇拜 ,地方主政者热衷于用建筑的高度标榜城市建设的政绩高度。在这种建筑理念的驱动下,一些城市的商业建筑能耗迅速赶超欧美国家标准。这股歪风如不及时制止,将严重干扰绿色建筑、绿色人居国家战略的顺利推进。

  江亿此前曾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相关部门建议,在对一些商业建筑进行规划审批时,应事先限定其单位面积的用能标准,设定能耗上限,倒逼其进行设计。据江亿介绍,其实控制商业建筑开发规模的政策工具并非没有,比如房产税、空置税,这在发达国家早已司空见惯。

2015年北京体育B轮企业
苏宁:线下门店没有被时代抛弃
2008年香港金融战略投资企业
标签